第1、6段反复提及“写文章”“发言”“述论”,第3、7段反复提及“哲学”“科学”,第9段提及端正学风的问题,本文貌似是在就哲学治学风气的问题进行论述,以此端正学风,治学以真,而非探究如何固守功业,与“所以居业也”不相符合。并且追求功利性,不是治学理念,放在这不太妥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