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花大量笔墨写对非人世界的斥责,补充写作背景的同时有利于让读者意识到社会问题,引起更多人重视、觉醒。

2、先对非人世界进行深刻表态,奠定全文愤怒、怀念的感情基调,利于带动读者的共情,达到感化当时麻木的平民的效果。

3、这也体现作者内心情感之复杂和强烈(对政府的愤怒、对非人世界的无奈、对刘和珍牺牲的痛惜),满腔激情靠文字倾泻,表现了作者对“三一八”惨案这一事件的尤为重视、对反映出的社会问题尤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