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先交代作者认识中的刘和珍;(四)讲作者对“三一八”惨案的震惊;(五)衔接(四)对“三一八”惨案中刘和珍等人的沉勇而友爱的精神进行赞颂。这三节相互关联,(三)的先入塑造了刘和珍不屈不挠、积极友善的形象,更加体现刘和珍代表的沉勇友爱的精神,再说(四)在和蔼与残酷的对比下形成冲击感。(五)紧承(四)对刘和珍等人进行歌颂、对段政府进行斥责,给人一种扑不灭的生命力。

作者首先对刘和珍等人牺牲表达了痛惜之情,“始终微笑的和蔼的刘和珍“”死了”的字眼不断成对出现,体现了这一点。其次对段政府制造的惨象和流言进行批判,表达对段政府的怒斥,(四)整一节可体现。然后在(五)中将非正义的军队的欺软怕硬与刘和珍等人不怕权威的精神进行比较,突出刘等人精神的可贵、中外杀人者的卑鄙无耻,深刻讽刺了段政府和帝国主义者与猛士的不可比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