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段开头写到“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直接考虑到当时社会大部份人的麻木,体现了作者思想的周全。17末、18反对情愿的斗争方式,认为情愿代价太大,这是大师的革命智慧,以最少的代价获得最多的成果,体现出作者思想的远见。20、21歌颂中国女子的勇毅、支持猛士作风,体现出作者思想的积极。对斗争者进行赞颂的同时加以指出革命路径的不良之处,既表达自己的敬佩之情,又为革命事业做出指正,利于接下来的革命事业的成功,正体现出了作者思想的深刻性。